长草啦!什么时候拔草呢?
2008/04/02 - - 0 条评论

世无花月美人,不愿生此世界。
有花有月,复有美人相随,诚何世界?
何况锦羹绮馔,妙舞清歌;月白风清,良夜当前。
康乐有言:天下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难并。而今四美毕集,人生到此,夫复何憾!
美人者,紫姬也,双瞳如水,肤白如云,一团娇憨。
紫姬乃吴中歌伎之魁首,与“绿眼胡鹰踏锦鞲,五花骢马白貂裘。”的翩翩佳公子叶昼一见倾心。叶昼为之赎身,载之画舫,溯流北返,一路上日日管弦,夜夜笙歌,说不尽的旖旎风情。
此时紫姬琵琶在怀,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叶昼拈一粒葡萄放入口中,细嚼慢咽。眄着朦胧醉眼,欣赏爱人美姿。若说先前只是迷于她的美色,经过数月来朝夕相处,早已心折于她的兰心慧质,淑慎婉柔。
须臾,曲终舞罢,歌声绕梁,紫姬嫣然而笑,烟视媚行,活色生香,真个妙唱非关舌,多情岂在腰。
叶昼一把揽之入怀,向她唇上吻下,便如幽兰在抱,香风拂面。
“无晦,请……,”紫姬轻唤着叶昼的表字,手捧醁波,款款相劝。
叶昼接樽一饮而尽,亲酾满盈,晏晏笑道:“来,干了此杯。”
紫姬掩袖而饮。叶昼复酾,紫姬复饮。数巡一过,紫姬朱颜已酡,醉态若柳,把手推杯,柔声道:“奴奴……奴奴不胜饮了!”吴中女子,自称奴奴,紫姬微醺之下,乡音难禁。
闻听这吴侬软语,叶昼神魂颠倒。适时清风一过,烛影摇红,只见紫姬身上香云纱衣微微敞开,露出一抹素肌,双峰隐隐可见,唐明皇谓杨贵妃新剥鸡头肉的典故蓦然兜上脑际,顿时心猿意马,把持不住,揽起紫姬,向绣榻踱去……。
胸前瑞雪灯斜照,眼底桃花酒半醺。二人柔情蜜意,相拥入帐。蝶憩香风,尚多芳梦;鸟沾红雨,不任娇啼。两心欢洽,不知东方之既白。

……

花月美人 | 造物虚生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