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啦!什么时候拔草呢?
2007/10/01 - - 0 条评论

读《旧都文物略》,其中写到怀仁堂,是这样说的,“……怀仁堂,即清之仪鸾殿,殿为光绪十三年所建,二十六年,德帅瓦德西居此。”光绪二十六年即庚子之乱的公元1900年,慈禧挟光绪西遁,八国联军遂占领北京。查《中外历史年表》,联军入北京是在7月,8月庆亲王奕劻奉旨出面议和,瓦德西于同月从德国启程,9月抵达天津。故瓦德西虽身为联军总司令,但并未直接参与战事,他之到中国,主要是因德国驻华公使克林德被清军打死,为联军中死亡的最高级别官员,联军遂推德国为议和主导。瓦德西此行实际是负责德国的议和事宜。想瓦德西由津赴京之后于中国皇家宫苑必定少不了一番游览,其时的仪鸾殿乃慈禧非正式的寝宫,铺张奢靡可想而知。瓦德西游览之际“一见钟情”,选定为总司令“驻节”之所,一来羞辱慈禧,二来耀武扬威,三来可以尽享天家富贵,何乐而不为?于是绣榻之上他人酣睡,仪鸾殿中名妓留踪,瓦德西与赛金花,成为众口喧传的风流韵事。而仪鸾殿的命运,最后是付之一炬。

议和成功,慈禧回銮之后,在原址重建,赐名“佛照楼”。令人费解的是,仪銮殿为西人所焚,而仇洋的老佛爷,在余烬未熄的遗址上建起的居然是一座西式建筑!陶无梦《咏佛照楼》诗云:“天半灯摇紫电流,玲珑殿阁仿欧洲。却因西人一炬火,化出繁华佛照楼。”此诗载于《春冰室野乘》,诗下注云:“佛照楼即仪銮殿旧址。殿毁于庚子之乱,回銮后重修,费帑五百余万,改用西式,赐名佛照楼。”庚子之乱,清政府赔付列强军费四万五千万两白银,国库空虚,百业凋敝,老佛爷却兴致不减,“费帑五百余万”,兴建了玲珑殿阁佛照楼!虽然“五百余万”这个数字不无夸张的成份,但所费不菲定然无疑。私心揣测,老佛爷这样做也许是在争脸面吧,你们不是烧了吗?瞧瞧,又建起来了,不但建起来了,而且还是西式的呢,你们洋鬼子糟蹋了我的寝宫,我就建一座西式的也来尝尝鲜!呜呼,陶无梦“繁华”二字,令人伤心!

及至清帝逊位,民元伊始,袁世凯自铁狮子胡同陆军部署迁居西苑,从此“佛照楼”易名“怀仁堂”,成为袁世凯延见外宾,元旦接受朝贺之所。并于民国三年,大宴国会议员,遂使怀仁堂成为民国初年重要的政治舞台。袁死后还停灵怀仁堂,接受百官吊祭。昔日叱诧风云之地,变为凄凉收场之所,可胜浩叹!袁之后的黎元洪、徐世昌等民国诸公,亦将怀仁堂做为接受元旦朝贺之所,唯曹锟时代将之辟为眷属居住之地。此后民国乱局日甚一日,怀仁堂几易其主,可谓命途多舛。

1949年9月21日,怀仁堂再次成为众目睽睽的焦点场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此召开,会议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组织法》,决定定都北平,将北平改名为北京,确定以公元纪年,五星红旗为国旗,在国歌没有正式制定前,以《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选举了第一届国家领导人:毛泽东为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高岗为副主席。1955年9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授衔、授勋仪式亦在怀仁堂举行,自此十大元帅的称呼不胫而走,传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成为交口赞誉的不朽传奇。“怀仁堂”,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种种万众瞩目的举措无不与这三个字联系起来!

适园主人云:“盖几阅春秋,堂之盛衰兴废,有如蝉蜕也。”

参考资料:
《国史年鉴》
《燕都丛考》
《三海见闻志》
《旧都文物略》
《中外历史年表》

文外说文:
关于瓦德西被任命为联军统帅的原因,他在自己的日记中有记载:奥地利和意大利出动的军力很少,不可能担任总司令,英国和俄国谁也不会同意让对方当总司令,况且当时英国在布尔战争中出丑,让各国对英国人的军事水平不敢相信。由美国或日本人出任总司令则是不可想象的,美国在中国的利益不象欧洲列强受的损害那么大,从一开始就不怎么积极,而日本人毕竟在欧洲老牌帝国眼里还是被瞧不起的。很奇怪的,法国并不反对瓦德西的任命,而且法国人本身也从来没有积极寻求过这个职位。(转引自《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小传》)

关于仪銮殿,是失火还是纵火,讫无定论。即便是纵火,是谁人所纵,尚费思量。樊增详《后彩云曲》有云:“谁知九庙神灵怒,夜半瑶台生紫雾。此时锦帐双鸳鸯,皓体惊起无襦裤。”民间传言,仪銮殿夜半失火,瓦德西抱彩云裸体破窗而逃。彩云者,赛金花也。仪銮殿若为联军所焚,则瓦德西不可能夜半裸体出逃。这不禁让人联想到若干年后的建福宫失火事件,鉴于大内物品不断失窃,溥仪下令清查,监守自盗的太监担心东窗事发,于是一把大火焚毁建福宫,来个死无对证。设想一下,仪銮殿之毁,会不会是内监首施此计,嫁祸联军?这种可能性是不能排除的,此前圆明园之毁,大半也是毁在中国人自己手里的,嫁祸故技,此辈娴熟啊。《花随人圣庵摭忆》的作者黄浚,曾就这几句诗所述事实征诸樊增详,樊翁云亦耳食之言,但民间口耳相传之事,谁曰尽虚?

怀仁堂之沧桑 | 造物虚生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