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啦!什么时候拔草呢?
2007/11/23 - - 0 条评论

梁任公的《李鸿章》传,是公认佳作,不过其中对李文忠纳贿卖国之事所及甚少,抑或当时史料有限之故,为任公所不知?我就所知略谈一二。

兹举李鸿章与沙俄之间交易为例。《中俄密约》及《辛丑条约》签订前后,俄国财政部总务厅特设一个会计项目,称之为“李鸿章基金”,总数四百万卢布,约合美金二百万,由国库提出,存于华俄道胜银行。议定分三次支付,但李鸿章只收到一百七十万零九百四十七卢布又九十一戈贝,这一数字是后人从李鸿章、李经方父子在华俄道胜银行的支票户头上结算出来的。第一笔一百万卢布,在光绪二十三年五月支付,其后两次支付数目不多,后来干脆就越来越少。其中原因可想而知:俄国人目的达到后开始赖帐了,耍了泱泱大国的“中流砥柱”李大人一把。

俄国人本还要贿赂同时参与谈判的许景澄和杨儒,但这二人坚持维护大清权益,俄国人终于没有达到目的。许景澄和杨儒守正不阿,其中要害,简而言之,即若无此二人,则今日之东三省早已为俄国所有!俄国贿赂李鸿章,所得好处之一是,庚子赔款独得百分之二十九,即一亿三千万两,排除兵费等项开支,净赚一千四百万卢布。拉姆斯道夫曾说:“这是历史上最够本的战争。”

事关国运大计之事,李鸿章都可以拿来做交易,收受巨额贿赂,试想,还有什么钱是他所不敢拿的?只此一项,他所有的功业俱可不论。难怪后人以乱臣贼子目之,谓其诛不胜诛!

李鸿章死后谥之以“忠”,他对于慈禧的功劳在于,保住了垂帘听政之制。八国联军之乱,起于义和团怪力乱神,枉杀中外人氏,慈禧实纵容之、促成之。及败,慈禧恐外人追究其责任,进而支持光绪亲政,因而缩居西安,非待李鸿章合议成,誓不还京。至于李鸿章是否丧权辱国,收受贿赂,她全不管,只要八国承诺不追究她本人责任,就万事大吉,安享她圣母皇太后的威严尊崇了。

仓促之间,不能遍及方方面面,李鸿章与淮军、与北洋之关系等等,暂不述及了。
曾国藩不视湘军为一己之势力,而李鸿章视淮军为囊中之物,此二人品格之不同不言而知了。大概而言,凡湘军中所出之将领,均较清廉守正,凡淮军中所出之将领,均较贪墨嗜利,领袖的影响可见一斑!

外一篇:“庆那公司”

安禄山反,唐明皇幸蜀,于路浩叹国事何至于此。高力士道:“陛下自知。”明皇不解,问以何故。力士道:“何用李林甫为相?”明皇叹道:“朕知国事之坏,由林甫始。”力士奇道:“既知之,何故用?”明皇道:“天下之大,良才难求,今日即李林甫亦不可得!”

李鸿章在清末,已算是难得之人才,这一点不能不承认。试问当日之天下,舍李鸿章,谁勘大用?言李贪污嗜利,而其时哪个高官显宦不是贪黩好货,继恭亲王奕訢为军机大臣的庆亲王奕劻,伙同那桐,收受贿赂更是细大不捐,肆无忌惮,以致时人将二人合称之为“庆那公司”,连奕劻家的日常开支,都是由主政北洋的袁世凯按月报销,余不足论。

李鸿章之贪污,很大一个原因是为了交好朝中权贵,疏通关系之用,据说交接北洋之时,他留给袁世凯的现银有几百万两之巨,袁世凯将这笔钱挥霍一空不说,到他交接给杨士骧时,库中仅可稽查的,反亏空了七八百万两银子!

奕劻的老婆进宫陪慈禧玩麻雀牌,交际宫闱,“每逢召入宫赴雀戏之约,必挟银纸数万金。若大负,尚须遣人至家续取也。其输赢之巨类如此,故奕劻贪黩,亦势出于不得不然。盖交际宫闱,本系彼之一种政策。福晋挟巨金入宫,非特彼所不能干预,且惟恐其不尔。则筹此绝大之运动资本,以供福晋之挥霍,虽欲罢而不能,可知矣。是时宫廷中既倡导于上,而外此王公大臣,部寮百职,以逮诸官眷属,竞以雀戏为款客消遣之具,如茗酒然。其输赢巨者,亦往往至万金。噫!官场直如赌场,安得而不贿赂公行,脏私之案,日出而不可穷耶?坐致败亡,盖有由也。”“奕劻子载振,亦赌兴中最豪者。先是,振贝勒既爱杨翠喜,居之天津外室,其内幕乃非金屋,实赌场也。凡入赌者,最小之局,亦必以三千金为一底。底者即胜负之总数,而倍乘之数尚不在内也。振既设此赌场以为之招,凡欲夤缘得优美差缺者,无不麕集于此。振则遣人从旁窥视,以三等资格定其人之高下。凡输过三底,尚能再接再厉不少退缩者为上等。盖三底即万金矣,博进过三底者亦如之。上等之客,招待极优厚,饮食游戏,声色狗马唯所欲。然苟一入悭囊,不复出者,必另设他法恫喝,以倾其囊而后已。其次则输过二底及赢过二底者,为中等。即不输过二底而能常应三千元一底以上之局者,亦为中等。再次则输过一底,及赢过一底,亦如之。”

贪黩好货,所为何事,观上可知,我不多言。

略谈李鸿章 | 造物虚生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