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啦!什么时候拔草呢?
2007/09/14 - - 4 条评论

千古风流人物早已被大浪淘尽,后人偶尔临风凭吊,却多了几分时过境迁之后的绮思旖念。“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杜牧的这两句诗,不知是缅怀周公瑾赤壁之战时的雄姿英发,还是惋惜曹阿瞒终于美梦成空?也许他心中暗想,假若玉体生香、天资国色的二乔在美轮美奂的铜雀台上翩然起舞,柔歌轻袅,“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曹阿瞒的灵魂该陶醉到直上重霄九了,而陈思王的《铜雀台赋》,又该是一篇怎样的缠绵华章!可是,他哪里知道,如果没有了“曲有误,周郎顾”的周瑜周公瑾,小乔便有万种风情,更与何人诉?

纵观东汉末年,群雄并起,广揽天下豪杰,人才辈出,各领一时之风骚,然而细数过去,如周瑜般聪明秀出、胆力过人的英雄人物又有几何?“马中赤兔,人中吕布”的温侯吕布,的确是武艺超越群伦,却不过是恋妻贪色怕死的鄙夫,而万人之敌的关羽、张飞,一个刚愎自用,殒命误国,一个暴而无恩,身首异处。若此三人,可谓之匹马单剑,气凌三军的猛将,而非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大将之材。周瑜则不然,下马擘筹,上马冲锋,十四岁起即扶助孙策,二十余岁时便智赚袁术,取道居巢,前往江东与孙策汇合,合力击败刘勋、黄祖。建安五年,孙策死,孙权继位,江东人士一时间“以安危去就为意,未有君臣之固。”周瑜从坐镇之巴丘提兵赶回,与张昭通力合作,才算是稳住了局面。并且还挽留了一直未获重用,准备北上的鲁肃,将之推荐给孙权,于此可见周瑜的知人之明。建安十三年,曹操携战胜余威,统兵南下,百胜之锋,使得江东一众文臣武将胆战心惊,迎降之声甚嚣尘上。又是周瑜,条分缕析,明辨时势,力排众议,扛起拒曹重任。赤壁鏖兵,一把火烧光了曹操一统天下的美梦,难怪明人冯梦龙在《智囊》一书中说:迟魏之帝者周瑜也!赤壁之战,周瑜之功实居第一,全不似《三国演义》中那样被诸葛亮耍得团团转,而且在元朝的《三国志平话》中,草船借箭的并非诸葛孔明,却是周瑜!(其实草船借箭的真正始创者是孙权,建安十八年他在濡须与曹操对峙之时,曾导演如此一场好戏!)赤壁之战后,周瑜又上书吴主,建议困厄刘备,说他是枭雄之姿,有关羽、张飞熊虎之将,终非池中物,反对资以土地。孙权因抗曹的战略需要,没有听从。此后的周瑜志在荆、益二州,心心念念要开疆拓土,正当他的计划获得孙权首肯,一步步付诸行动之时,突然病困巴陵,一代将星瞬间殒灭,时年三十六岁!孙权对他的评价是:“公瑾雄烈,胆略兼人,遂破孟德,开拓荆州,邈焉寡俦。”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岂独诸葛孔明乎?

青史虽在,遐思难托,后人怀想,杳渺难及,便生出无限传说。周瑜智略不亚孔明,武艺不输关张,风流更在吕布之上;他妙擅音律,按剑起舞,引吭高歌,雄视四海之气概亦与曹操相捋。“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慰平生兮吾将醉,吾将醉兮发狂吟!”高歌犹在耳,倜傥豪迈之姿如在目前,他手中那把剑,凛若寒水,映在亮甲银盔之上,似波纹起伏,摄人魂魄,此剑据说乃吴主孙权所赐,汉淮阴侯韩信旧物。此剑在周瑜之手,犹如赤兔马在关羽驭下,物与人相得益彰,两不相负。既有宝剑在握,岂无美人相随?公瑾之妻小乔,江南国色,是周瑜随孙策攻陷皖城后,礼聘所致。乔公二女,长女大乔嫁与孙策,幼女小乔嫁与周瑜,孙策曾戏谓周瑜:“乔公二女虽流离,得吾二人作婿,亦足为欢!”踌躇满志之情溢于言表。正史之中对于小乔的记载寥寥无几,美人似乎永远只能是英雄的附属,但是民间总算流传着星星一样闪烁着的美丽传说,使我们可以闭上眼,沉醉其中。据说赤壁之战前夕,周瑜为无破曹良策而忧心忡忡,负手踱步,一筹莫展。却见夫人小乔身穿绿袄,坐在铜炉旁,摆弄一只只纸糊的小船。周瑜知道,夫人也在为如何破曹而殚精竭虑,筹思对策。此时一阵冷风袭入门帘,吹向小乔,小乔为风所寒,微微一颤。周瑜见状不禁怜惜之情油然而生,忙解下披风,想替夫人盖在肩上,裹住她娇柔的身子。就在此时,铜炉旁的纸船被风所吹,突然落入炉中,小乔轻呼一声,惊喜道:“有了!”周瑜一怔,旋即恍然大悟,望着铜炉中燃烧着的纸船,心情豁然开朗:“对,火攻!”赤壁之战火攻之策即是如此应运而生,小乔功不可没!俗话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有了火攻之策,没有东风也是枉然。诸葛亮借东风,也少不了小乔之助。传说诸葛亮在七星坛作法借东风,却怎么也借不来,眼看作战的最佳时机稍纵即逝,孙刘联军个个忧心如焚。小乔在都督府也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将近二更天才恍惚睡去。这一睡,梦中腾云驾雾,仿佛就来到七星坛,长袖轻拂,东风浩荡,直烧得曹军哭爹喊娘。等到睡醒之时,果见美梦成真。所以老百姓说,诸葛亮七星坛借东风,其实是跟小乔借的。

传说是如此美丽,而现实又是如此残酷。周瑜故去之时,小乔只有三十三岁,在为周瑜守墓十四年后,她也乘风归去,终年四十七岁。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不知小乔香销之时,满头青丝是否已为周郎而白?小乔终于解脱相思之苦,一缕香魂葬于庐江县城西门外真武观西百步,坟头朝东,与周瑜墓遥遥相对,风雨迷朦之中穿过历史相互守望,正是:凄凄两冢依城廓,一为周郎一小乔。

  1. 这些都是你自己写的?文字功底真的很强。

  2. 不错啊~~~

  3. 博主文笔真好,本来刚来打打酱油就走的,但是俺是个彻底的三国迷,遂一口气将周郎与小乔看完了…

  4. 你好,来这里隐居起来了?

    风情月朗

遥想公瑾当年 | 造物虚生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