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啦!什么时候拔草呢?
2009/04/20 - - 4 条评论

购得高阳《红楼梦断》一套四册,《大野龙蛇》一套三册。高阳乃台湾历史小说作家,为我深所钦佩。去年一口气读完洋洋二百万言的《慈禧全传》,获益匪浅;高阳此作于晚情历史叙述详瞻,论者以为可作信史观。高阳著作,我已读完的计有:《慈禧全传》、《印心石》、《乾隆韵事》、《正德外记》、《状元娘子》、《石破天惊》、《王昭君》、《清朝的皇帝》、《手掌上的夕阳》等。《清朝的皇帝》和《手掌上的夕阳》是学术专著及散文,余者皆为历史小说。高阳的文笔和学识实在令我心服口服,不才心中尝作如是想:武侠小说领域的金庸犹可追攀,历史小说界的高阳则无法企及,其人已殁,则广陵散绝矣。

恕我在此只作空疏的议论,而未缕述其详,如要细剖其[……]

2009/04/17 - - 2 条评论

今日购书三册。一册是朱启新的《说文谈物》,此书从文物谈及古人的日常生活情况,其中涉及古时粮储、藏冰、用冰之篇什颇为有趣,午夜倚枕浏览,不忍睡去。今日所购,余下两册俱是明代野史,一是《东南纪事》(外十二种)、一是《永历实录》(外一种),系北京古籍出版社“明代野史丛书”中的两种,该丛书共十一册,陆续购置吧。近段时间,我的阅读兴趣渐趋向两个方面,一是明清之际的历史,一是历代闺阁及青楼逸事,这两方面将是今后很长一段时期阅读的“出发点”,由这“出发点”辐射相关读物。从长远眼光来看,阅读范围也该有所收束,以免“以有涯随无涯”之诮。

晚上翻了翻《东南纪事》中的“赐姓始末”,该篇由郑芝龙始,叙至郑克塽降清,[……]

2009/02/16 - - 3 条评论

古人的迷信,有很多现在看起来不觉得愚昧,而是很搞笑。最近看清人笔记,有这么一则记述,说京师黄教喇嘛有种治病良药,叫阿肌酥丸,又叫子母丸,形如绿豆,色如丹砂。这种药奇就奇在还分公母,取一公一母两丸,放在干净的瓶子里,密封瓶口,供养在净室内,每日清晨焚香祷告,七七四十九日后,就可以生出满满一瓶子丸药来。末了笔记作者还煞有介事的说曾亲眼在某天子近臣处见过此药。神物就是神物,繁殖能力还蛮强的啊,看来药丸是不搞计划生育那一套的,呵呵,搁在现代,那真是无本万利的买卖。

高云乡,民国时人,生平不详。上海书店《丛书集成续编》收有《高云乡遗稿》数卷。俗话说内事不决问密友,外事不决问百度。高云乡其人,即便无所不知的搜索引擎也不甚了了。

云乡曾经做过生意,估计世道不景气或是缺乏商业头脑,总之从商不成,跑去做了童子师。所谓童子师,在那个时代可能就是私塾先生,好在他喜欢读书学习,当时时髦的外国译本小说读了不少,诗词古文也是不在话下,区区几个黄口小儿还是教得来的。可能是结巴这个毛病害了他,有一年居然失业在家,想来这是理所当然的吧,为人师表者在讲台上期期艾艾说不清话,岂不误人子弟!失业原本是意料中事。

这位云乡先生估计家道也还殷实,失业在家依旧一副雍容闲雅的风度,[……]

近年来盗墓小说甚嚣尘上,沸沸扬扬,我也未能免俗,在好奇心驱使下,上卓越网买来了大名鼎鼎的《鬼吹灯》和《盗墓笔记》。那几天家里正好停电,点着蜡烛看完了《盗墓笔记》,可能是我神经过于麻木,一点儿都没吓着我。接下来看《鬼吹灯》,这部书网上传言说是天下霸唱抄袭一位老教师的,理由之一是,此书文字老辣,书中人物张口闭口文革语言,没有那段时期经历的人写不出来,读完之后不禁哑然失笑,想我也会吟几首天安门诗抄,什么“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之类的,难道我也非得找多啦A梦,坐着它的时光机器去文革时代溜达一圈不成?

说到文字老辣,我看无非是书中有些“气死小辣椒,不让独头蒜”一类的谚语罢了,[……]

2009/01/06 - - 5 条评论

高阳《清宫外史》上册,其中关于“绍兴师爷”的一段颇为有趣,兹录于下:
“天下幕友,浙江绍兴人居多,通称‘绍兴师爷’,尤其是刑名,精于律例以外,并有师承秘传的心法,一案入手,先定宗旨,要救什么人?所以纪晓岚戏称此辈为‘四救先生’,四救中最重要的一救是:‘救生不救死’。说起来是体上天好生之德,多积阴功为儿孙造福。其实,‘救死’则无非昭雪冤抑,虽可扬名,不见得有实惠,救生则犯人家属,必然尽力所及,花钱买命。如果遇到富家子杀人的命案,若能设法开脱,那就予取予求,吃着不尽了。

“当然,这非上下联手不可。因此,幕友贵乎广通声气,自成系统,不然有天大的本事亦行不通。也因此,学幕贵乎师承,先从州县着手,有了[……]

2009/01/04 - - 6 条评论

戏院子,农历腊月二十三“封箱”,妓院腊月二十九关门。从关门到过年,天天改善伙食,顿顿吃鸡鸭鱼肉、火锅什么的,同时给所供奉的管仲、比干等“上大供”,有整鸡、猪头、供果、鲜货。点上一对红蜡烛,换上大灯炮,亮亮堂堂。门口贴上大红对子。

窑主和老鸨子,“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炉香”,乞求神佛,保佑发财。“扛刀姑娘”拜佛时,焚香,叩头完毕,用小木棍或掸子杆敲打尿盆,口里叨念:“管仲,管仲!”意思是明年保佑她多接客。

除夕晚上,妓院搞“满堂红”,妓女穿红衣、红裤、红鞋、红袜子、扎红头绳。能弹会唱的妓女,可以弹琴,唱歌,还有的打太平鼓,说说笑笑,热闹一晚上。

有常来逛妓院的所谓“熟客”,年三十晚上也来跟妓[……]

2008/12/31 - - 4 条评论

本文转载自http://baike.baidu.com/view/3116.htm

中国的元旦,据传说起于三皇五帝之一的颛顼,距今已有5000多年的历史。“元旦”一词最早出现于《晋书》:“颛帝以孟夏正月为元,其实正朔元旦之春”的诗中。南北朝时,南朝文史学家萧子云的《介雅》诗中也有“四季新元旦,万寿初春朝”的记载。宋代吴自牧《梦粱录》卷一“正月”条目:“正月朔日,谓之元旦,俗呼为新年。一岁节序,此为之首。”;汉代崔瑗《三子钗铭》中叫“元正”;晋代庾阐《扬都赋》中称作“元辰”;北齐时的一篇《元会大享歌皇夏辞》中呼为“元春”;唐德宗李适《元日退朝观军仗归营》诗中谓之“元朔”。

我国在发掘[……]

2008/11/28 - - 4 条评论

我一直很羡慕出生在建国以前的人,很小的时候就可以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虽然背诵四书五经的同时,屁股后面跟着的除了老师,还有戒尺——,我情愿有这把戒尺。看看旧时的儿童读些什么:“混沌初开,乾坤始奠。气之较清上浮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日月五星,谓之七政;天地与人,谓之三才。日为众阳之宗,月乃太阴之象。……”最不济也还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千字文》短短一千个字,天文地理,农事律吕,古往今来,上下四方,无所不包。现在呢?“春天了,大雁又飞回来了……”排排坐吃果果,字认不了几个,对世间万物的认识,也几尽于无。不幸的,我也是这样跟着“大雁”长大的。

时至今日,只好发挥自[……]

2008/11/14 - - 9 条评论

有个荡妇名叫秋海棠,因为伙同奸夫谋害本夫,在县衙过堂。县太爷审完案,在后花园散步,心里边老忘不了适才审案时秋海棠那灵转秋波和花容月貌。师爷在一旁见老爷若有所思,便凑上前拱手问道:“老爷因何烦恼?”县太爷一愣,脱口而出道:“秋海棠。”师爷心想“秋海棠”是什么意思?但老爷开了口不能不有所回应啊!目光一瞥,见园中海棠花儿开得正艳,恍然大悟:老爷要考考我,“秋海棠”是个上联。赶忙对了个下联:“夏山药。”

县太爷魂游天外,一门心思全在秋海棠身上,听师爷说了“夏山药”三字。随便接口道:“带叶秋海棠。”师爷听老爷又出上联,忙打叠精神对道:“连须夏山药。”县太爷想着秋海棠楚楚动人的风姿,道:“一枝带叶秋海棠[……]

造物虚生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