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啦!什么时候拔草呢?

家训语录,常被认为是腐儒村言而不堪入目。可是其中往往有颠扑不破的至理名言。比如这句“不重摄生是无志,无端病弱是耻辱”,我就深以为然。其实我又何尝不是不重摄生的无志之人?本性不能务实耐久,容易沉湎所好,是我之一大病。上网无节制,读书无节制,做什么都容易上瘾,每天不到破晓不会上床,头渐晕而眼渐花,逝者如斯而一事无成,可谓玩物丧志之至了!不重摄生必然病弱,一事无成,徒耗米粮,自然耻辱。少小不努力,老大徒悲伤。说滥了的话,也许到老才能体会其中深意。

2008/11/05 - - 0 条评论

说到三月三,想起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天朗气清,曲水流觞,不亦快哉!《荆楚岁时记》载:“三月三日,士民并出江渚池沼间,为流杯曲水之饮。”曲水流觞之始,正史不载,《续齐谐记》曰:“晋武帝问尚书郎挚虞曰:‘三日曲水,其义何指?’答曰:‘汉章帝时,平原徐肇,以三月初生三女,至三日俱亡,一村以为怪,乃相携之水滨盥洗,遂因流水以滥觞,曲水起於此。’帝曰:‘若此谈,便非嘉事。’尚书郎束晳曰:‘挚虞小生,不足以知此,臣请说其始。昔周公卜成洛邑,因流水以泛酒,故逸诗云:羽觞随波流。又秦昭王三月上巳,置酒河曲,有金人自东而出,奉水心剑曰:令君制有西夏。及秦霸诸侯,乃因其处立为曲水,二汉相缘,皆为盛集。’帝曰:‘[……]

2008/11/03 - - 1 条评论

关于“君子不器”,朱熹如是说:“子曰:‘君子不器。’器者,各适其用而不能相通。成德之士,体无不具,故用无不周,非特为一才一艺而已。”南怀瑾《论语别裁》:“如照字面翻成白话就很好笑了——孔子说:‘君子不是东西。’提到这个思想,我常说我们中国人实在了不起,各个懂得哲学,尤其骂人的时候更是如此。譬如说:‘你是什么东西?’拿哲学来讲,我真不知道我是什么东西,因为人的生命究竟怎么回事,还搞不清楚嘛!所以真不知道我是什么东西。但孔子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因为‘为政’要通才,通才就要样样懂。‘不器’就是并不成为某一个定型的人,一个为政的人,就要上下古今中外无所不通。从表面上看,一个很好的大政治家,好像一个[……]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私语为何一定要在夜半无人之时,恐怕除了私语之外,另有事情好做,选在夜半无人之时,正好避人耳目。世间多少红男绿女,“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却也并非一定在七夕。只是必在夜晚,明月当空,枝桠掩映,朦胧晦明之际,正是明末文人所说的“交关有趣”之时。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牛郎织女每年一度的七夕之会,除却私语之外,定无它事。试想几千年来,他们春风一度之夕,有多少世俗的眼光穿越夜空在注视着,他们连耳鬓厮磨、喁喁低语,都要怕隔墙有耳,遑论其它?怎么能象唐明皇与杨贵妃那样有大把时间从容缠绵。证据不是没有,只看千百年下来,织女始终不曾文王有信,便可知所言非虚了。

可是不知[……]

2008/07/04 - - 4 条评论

话说李鸿章访英,于伦敦吊祭英国将军戈登。这戈登曾隶属李鸿章。继美国人华尔领常胜军,与太平军作战。在常州一役中叙功,赏黄马褂、花翎,赐提督品级章服。回国之后适逢埃及乱起,督师讨之,死于埃及。

李鸿章至英,追念往事也好,以示大清不忘旧功也好,吊祭一番,自在情理之中。戈登族人见李鸿章凭吊追怀,临风洒泪,如此不忘旧人,心中也自感激,遂赠以名犬一只。此犬屡在全英赛犬会上拔得头筹,异常珍贵,若非李鸿章情真意切,感动戈登族人,焉能得此?李鸿章以国士待戈登,彼族人自以国士报之,割爱之举,实属至诚。李鸿章得此犬自然亦很得意,投柬谢之,曰:“厚意投下,感激之至。惟是老夫耄矣,于饮食不能多进,所赏珍味,感欣得沾奇[……]

2008/06/17 - - 1 条评论

郁达夫一生倜傥风流,先后娶妻三次。糟糠之妻孙荃,纯为父母包办,贤淑有余而不解情趣,有妻如此,何得红袖添香之乐?自然深以为憾。

次妻王映霞,早年失怙,承欢于外祖父杭州名士王二南膝下,自幼秉承家风,研习诗文,国学根基颇为深厚,兼之容颜姣美,肤白若云,人送雅号“荸荠白”。郁达夫初见之下惊为天人,就此相思暗结,多方托情故交好友,交通款曲,以求红颜一顾。致王映霞书信中更有“此心耿耿,天日可表,对你只有感谢和愉悦,若有变更,神人共击”之句,信誓旦旦,可见一斑。王映霞感于其心诚意挚,终于俯允下嫁。

开始的八年可以说是幸福美满的,王映霞为郁达夫生子四人,克尽为妻之道。改变是自郁达夫举家南迁至杭州,营建“风[……]

2008/06/04 - - 0 条评论

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圣经•新约》

我拿着吹风站在镜子前吹头发,头发太长而又懒得去剃,一觉醒来之后乱成一团。屋子里很暗,只有窗外朦胧的晨曦透进一些曙光,我就借着这点儿微光端详镜子里的自己。我不喜欢一早起床之后马上把灯开的大亮,屋子里的一切在日光灯惨白的笼罩下显得极不真实。看着镜中惺忪的睡眼和略带苍白的脸,我心中毫无自怜之情,仿佛镜中的面孔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的面孔。我差一点儿对着镜子大喊:“喂,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我时常有这种感觉,觉得我最不熟悉的人莫过于自己;猜度别人可以随心所欲,面对自己却畏畏缩缩,不敢正视。

等厂车的时候我走来走去,偶尔[……]

2008/05/28 - - 2 条评论

话说林黛玉闻知宝玉与宝钗完婚,顿时如遭雷击一般,五内俱焚,不胜悲恨,便浑身冷汗,不作声了;弹指一挥间气绝身亡,一缕香魂荡悠悠直飘上了太虚幻境。及至离恨天,黛玉环顾左右,见仙雾氤氲,奇葩异草,触目皆是,浑不似在大观园中,却好象个桃源世外之地。正自疑惑,忽从花簇草丛深处传来阵阵欢笑声,仔细一辨,竟象在哪里听见过似的,甚为耳熟。

黛玉茫然无所措手足,左顾右盼,不知该往哪里去,正待要往前走,忽听一女子格格笑道:“林姑娘往哪里去?”声气却象是晴雯的。黛玉心内忖道:“晴雯已死多日,为何又在这里了?”还未想出个头绪来,只见有几个女子站在面前。细一看,果见晴雯也在里头。心下不解,因问道:“你怎么在这里?”晴[……]

2008/05/22 - - 0 条评论

若言乾隆朝第一名臣谁何,当非刘统勋莫属。
刘统勋,字延清,山东诸城人,雍正二年进士,先后入值南书房、上书房,累迁至詹事府詹事;詹事府本为辅导东宫太子的专署衙门,康熙实行秘密建储法之后,改为“文学侍从”或掌经史文章之事,詹事是这个衙门的堂官。乾隆临朝,擢内阁学士,命从大学士嵇曾筠赴浙江学习海塘工程。乾隆二年,授刑部侍郎名衔,仍留浙江。乾隆三年还朝。四年,丁母忧。六年,起复原官为刑部侍郎。服满回京,特授督察院左都御史。何言“特授”呢?这要从督察院的职司说起,督察院与刑部、大理寺合称三法司,职掌为监察政治得失,纠失检奸,弹举官邪,集监察、弹劾、议政为一体,左都御史是督察院的最高长官,为九卿之一。乾隆[……]

2008/05/11 - - 2 条评论

在书店看到一本《董小宛》,篇末引了一首冒辟疆八十二岁写于如皋水绘园的诗,纪念董小宛,强记于下:“冰丝轻飏藕罗裳,一曲当筵一举觞。曾唱阳关洒离泪,苏州寂寞当还乡。”董小宛的归宿,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终成一迷,惟其如此,才引得后人思断肠,文人骚客凭吊不绝。此非董小宛之幸欤?青史长传的常是凄美痛切的故事,主角因此而不朽;若顾眉生归于龚芝麓,得一好归宿,月白风清,吟啸徐行,反不为后人所乐道。此非顾眉生之不幸欤?幸与不幸,书生一叹;逝者如斯,俱付流水。历史上才子佳人、悲欢离合不知几多,朴巢之于董姬其实不及放翁之于唐琬远矣。放翁之于唐琬,才真正是情深意笃,老而弥坚。放翁自与唐琬分别五十余年间,追怀无已,凄[……]

造物虚生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