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啦!什么时候拔草呢?
2008/05/04 - - 3 条评论

贺铸词曰:“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白头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栊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此词作于其侍妾亡于苏州后数年,贺铸重游苏州之时。故地重游,物是人非,此时此刻,寂寞的诗人孑然一身,伫立于“荒原”之上,回首眺望,往事依稀。夜深了,细雨轻叩窗棂,一声一声,幽远而杳渺。他又想起了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她就是坐在今夜这般昏黄的灯下,一针一针,替他缝补衣衫,可是现在,那挑灯夜补衣的宁馨儿,何处去了呢?

读罢此词,喟然一叹,举头向夜空凝望,一弯月儿悠悠挂于天际。四周寂寥。忽而雨声骤响,淅淅沥沥、淅淅沥沥……,俄而竟停,真个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再[……]

2008/04/25 - - 1 条评论

《闲余笔话》云:“风月娟然,天下第一有情物,而于韵士美人,尤为亲近。意中尝设一佳景于此,愿与天下有情者居之。一庭一院一花一石一帘一几一麈一屏一茗一香一卷一轴,然后一妾一婢一丝一竹一愁一喜一谑一嘲。梦觉徐徐,两美在侧,一寐一寤,一偎一抱。当此之时,只愁明月尽矣。”观此可知,穷措大酸啃八股,子曰诗云之余,往往心生绮想。恰如在下运腕敲健,搜索枯肠,偶一抬头,白云悠悠,鸟声啾啾,忽而生尘外之想。吾庐偏处一隅,窗外榕椰荫翳,日影不到,蜻蜓翩跹,百虫哝哝,当此一瞬,闭目坐驰,恍与古人游。

2008/04/08 - - 2 条评论

夜色正浓的时候,我喜欢上街走走。我不喜欢喧哗嘈杂的夜市区,也不喜欢冷清漆黑的小巷,我喜欢在几盏延伸的路灯底下,慢慢的走向远方。已经有过多少个这样的夜晚了,每当家门砰的一声在身后关上,我觉得立刻投入到了一个宁静、安祥,只有我一个人存在的世界里了,这是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带有一丝惆怅的韵味,一丝毫没来由,却令人陶醉的惆怅。是的,此时只有我一人存在,我希望就只我一人,慢慢的走,什么也不想;即便想,也是不着边际的幻想。在这静谧的,蓝色的夜里,静静的,孤独的存在一会儿,是多么惬意的一种享受啊。可是,难道我真是孤独的吗?如果我认为自己是孤独的,我就必须知道孤独到底是什么。如果孤独就象某种心情,譬如阅读一本[……]

买书也会上瘾的,一大堆新书还没读,又买了两本来。原是要去超市的,走到半路,想起附近有个小书店,很久没去了,会不会……,结果钱归他,书归我。两本书是《中国风俗史》和《史说慈禧》。刚好要写一篇以南北朝为背景的小说,有了这本《中国风俗史》,就好拿它当索引用了。常看到要不要在小说中真实反映历史细节的争论,其实如果写得好,把当时的风土人情不露痕迹的融入字里行间,也会为小说添色不少,只要不象雨果写《巴黎圣母院》那样长篇累牍就行了。比如说写两个人去酒店饮酒,假若你的小说背景是宋朝,就可以顺便提一下,宋朝人饮酒前喜欢喝碗汤,所以这两个人先叫了两碗汤喝。这样写似乎也挺有趣。写宋朝两京(东京汴梁、行在临安)的书,[……]

2008/04/02 - - 0 条评论

世无花月美人,不愿生此世界。
有花有月,复有美人相随,诚何世界?
何况锦羹绮馔,妙舞清歌;月白风清,良夜当前。
康乐有言:天下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难并。而今四美毕集,人生到此,夫复何憾!
美人者,紫姬也,双瞳如水,肤白如云,一团娇憨。
紫姬乃吴中歌伎之魁首,与“绿眼胡鹰踏锦鞲,五花骢马白貂裘。”的翩翩佳公子叶昼一见倾心。叶昼为之赎身,载之画舫,溯流北返,一路上日日管弦,夜夜笙歌,说不尽的旖旎风情。
此时紫姬琵琶在怀,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叶昼拈一粒葡萄放入口中,细嚼慢咽。眄着朦胧醉眼,欣赏爱人美姿。若说先前只是迷于她的美色,经过数月来朝夕相处,早已心折于她的兰[……]

2008/03/20 - - 0 条评论

元薛昂夫〔中吕〕朝天子:伍员,报亲,多了鞭君忿。可怜悬首在东门,不见包胥恨。半夜潮声,千年孤愤,钱塘万马奔。骇人,怒魂,何似吹箫韵?

此曲说伍员事。伍员,字子胥,春秋时吴国大夫。其父为楚大臣,为楚平王所害。子胥出奔吴国,辅助吴王阖闾,出兵攻破楚国郢都(音影。古邑名。郢,故楚都,在郡江陵北十里。从邑,呈声。——《说文》。朱按,在今湖北荆州府江陵县北,楚武王自丹阳、今宜昌府归州徒此。),掘平王墓鞭尸,以报杀父之仇。后辅佐吴王夫差,败越国,劝夫差拒绝越国求和。吴王不听,纳西施,郑旦于后宫。子胥后屡次进谏,吴王弗纳,终赐其自尽。子胥自裁之前,曾谓人曰:“抉吾眼悬吴东门之上,以观越寇之入灭吴也!”子胥[……]

2008/02/25 - - 0 条评论

据说人老了都爱怀旧,我是不是也开始走向人生的下坡路了,怎么这么容易陷入对于往事的追忆之中?要说这番感慨的来由,还得怨唐鲁孙先生。最近购得数册先生的散文,翻阅之下,真是引人入胜。说到散文,人们想到的往往是梁实秋、周作人、林语堂、胡适四大家,可是看到唐先生的文章,才明白了什么叫“沧海遗珠”了。不过也难怪先生不为人所知,他是以花甲开外之年,才在“文坛”崭露头角,谈吃讲古,风靡台湾文坛。最早知道“唐鲁孙”这个名字,是在高阳的散文中;由高阳的文章,知道唐先生出身满洲世家,众所周知的珍妃,即是唐先生的祖姑。有此因缘,唐先生笔下的掌故趣事,多是亲身经历,按高阳先生所说,实“非道听途说者可比”。此次广西师范大[……]

2008/01/24 - - 1 条评论

窗外雨潺潺,春意润如酥,而我却在作一篇“凌迟”的文字。曾看过一张清末处死犯人的照片,不知那人犯了什么罪,被置以凌迟大辟,绑在柱子上,光着身子,任人宰割。看他的表情,却似并无痛苦,脸向上扬着,微微张着嘴,象是在缓缓喘息。据云,此人刑前曾服食鸦片,想必他那悠然物外的神态,来源于此吧。狱卒给他服用鸦片,绝非出于善意,而是怕他在行刑过程中,熬刑不过,提早死去,以致朝廷“惩奸毙恶”的目的,不得圆满实现。“凌迟”,亦作“陵迟”,俗称“剐”。“陵迟”原意是指山陵斜坡逐渐低下之意,作为一种死刑的执行方法,好比下山那样,山势陡峭,不能快跑猛冲,而要顺着坡度慢慢下来;身受其刑的人,也不能让他一下子死去,而是零敲碎[……]

2008/01/14 - - 1 条评论

推荐两本与对联有关的书。一本是《中国传统联对作法》,作者是蔡东藩,他的中国历史演义系列想必大家都是知道的,大匠手笔,自是可观。另一本是《对联话》,吴恭亨著,也是清末明初的人物。这两本书体例不同,恰可互补。《中国传统联对作法》基本是资料性质,分六卷十二个类别,汇集了丰富的资料,便于初学者信手取材;《对联话》则收入清道光至民国初年诸名流的佳作,欣赏佳联之外,更可获知不少掌故趣闻。

《中国传统联对作法》/蔡东藩/浙江摄影出版社/32.00元
《对联话》/吴恭亨/岳麓书社/15.00元

2008/01/02 - - 1 条评论

“佳山佳水佳风佳月千秋佳地,痴色痴声痴情痴梦几辈痴人。”此乃明太祖高皇帝题咏秦淮河的名联。洪武定都南京,恐怕也是迷恋那十万软红吧?以洪武严峻苛戾的个性,出此吟风弄月的性情之作,也是一件茶余饭后颇足玩味的趣事。

洪武登基之后,以猛治国,屠戮功臣,大行兔死狗烹之道,三尺青史,满载骂名。但欲论古来兴废事,须平自己是非心。细细思量,淮阴侯枉死长乐钟室,汉高祖闻讯且喜且怜之。当徐达背疽,和泪吞蒸鹅之时,洪武心中宁不稍有痛楚?君臣一体,自古所难。只能说功臣良将有取死之道,雄猜霸主存必杀之心。

造物虚生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