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啦!什么时候拔草呢?
2007/12/27 - - 1 条评论

有一种书是用来清夜把玩的,比如这本《随园食单》。袁枚老先生劈头就是一句“学问之道,先知而后行,饮食亦然。”严肃的不得了,害得我差点都不想“玩”下去。可是一想起他老先生是个爱逗趣的人,后文不定有什么好玩的,不禁莞尔,看他又会说出什么来。袁氏《随园尺牍》中有这么一通书札,不知诸位看到过没有,全文录出,大家一笑。题目是“戏答陶怡云馈鸭”:

“赐鸭一只,签标‘雏’字,老夫欣然,取鸭谛观,其哀葸龙钟之状,乃与老夫年纪相似,烹而食之,恐不能借西王母之金牙铁齿,俾喉中作锯木声。畜而养之,又苦无吕洞宾丹药,使此鸭返老还童,为唤奈何?若云真个‘雏’也,则少年老成与足下相似,仆只好以宾礼相加,不敢以食物相待也。[……]

《鹿鼎记》第四十六回“千里帆樯来域外;九霄风雨过城头。”林兴珠向韦小宝谈起当年郑成功攻取台湾的往事。为了讨好施琅,对韦小宝道:“施军门两次攻台湾,功劳实在大得很。当年国姓爷会集诸将,商议要不要跨海东征,很多将官都说台湾天险难攻,海中风浪既大,红毛鬼子又炮火厉害,这件事实在危险。但陈军师和施将军极力赞成,终于立了大功。”下文中施琅对韦小宝说:“那一次卑职奉命驻守厦门,没去台湾。”

按:《清史稿·列传四十七·施琅传》载:“顺治三年,师定福建,琅从芝龙降。从征广东,戡定顺德、东莞、三水、新宁诸县。芝龙归京师,其子成功窜踞海岛,招琅,不从。成功执琅,并絷其家属。琅以计得脱,父大宣、弟显及子侄皆为成功[……]

2007/12/17 - - 1 条评论

海瑞,自号刚峰,以七十三岁高龄卒于南京任上,时人王世贞有九字评之曰:“不怕死,不爱钱,不立党。”道尽这位“直中丞”一生清正廉明,奉公自律,不畏强权,直言敢谏的高风亮节。海公究竟廉洁到什么程度呢?在他生前,同僚颇有不信之言。御史陈海楼饱食终日,游手好闲,生活极端放浪,遭海公斥责,于是对海公怀恨在心,大放厥辞说海公的清苦是故意做给别人看的,直到海公死后,亲眼看到海公身后萧条贫穷的景象,才深感惭愧,不再怀恨海公,而自行收敛劣迹,痛改前非。一个清官往往去世之后人们才会更深切的看清他的清正廉洁,以致振聋发聩,感人肺腑,海公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海公身后的萧条,明代周晖在《金陵琐事》中有记载:“都御史刚峰海[……]

购珠海出版社“外国人笔下的清宫秘闻”系列五册:《慈禧写照记》、《慈禧外记》、《康熙帝传》、《紫禁城的黄昏》、《乾隆英使觐见记》。该版印刷极其粗劣,但各书译文均佳。《紫禁城的黄昏》一书作者为英人庄士敦,曾任溥仪英文教师,书中所述,颇为可信。据说溥仪曾取英文名曰“亨利”,后来寓居天津,报章提及他时,常蔑称之为“亨利•溥仪先生”或“亨利溥先生”。

忘记在什么书上看的,说溥仪以赏赐溥杰为名,将万中选一的极品珍宝偷运出宫,其中的《清明上河图》等总算没有流失,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而他运出紫禁城的居然还有司马光《资治通鉴》原稿,其下落,我不曾见有人提起,不知是否尚存天壤之间,但愿没有付之劫灰。溥仪不但自己[……]

2007/12/11 - - 2 条评论

清朝末年,有个马老汉,开着个草料铺,虽说铺面不大,生意清淡,可是依然打点的很仔细,一点儿不敢马虎,因为全家老小的嚼谷,皆仰赖于此。老汉夫妇俩膝下无儿,只有一女,出落的甚是标志,小家碧玉,别具风流,早早便许了亲事,待年而嫁。老汉家隔壁住着一户赵姓人家,搬来不久,人很不错,随和亲切,一来二去,两家人就混熟了。小门小户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内眷回避这码事,当然免啦。

这天下午,马老汉在门口遇上赵某人,正站着闲聊呢,只见亲家母大老远的快步走来,风风火火的到了面前。正要招呼呢,一看亲家母脸色不对啊,马老汉忙问:“亲家母,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你们娘儿干的好事,想让我儿子背黑锅戴绿帽啊?没门儿!我来[……]

2007/12/09 - - 1 条评论

金庸先生的《书剑恩仇录》书末,陈家洛与群雄在回人的指引下来到香香公主墓前,准备将她的玉体移葬翡翠池,岂料掘圹只见香魂无踪,只遗一滩碧血,一块温玉。众人惆怅良久,唏嘘不已,正当搬土填坟之时,一只玉色大蝴蝶在坟上蹁跹起舞,引得陈家洛睹物思人,有感而发,提笔蘸墨,先写了“香冢”二字,继而略一沉吟,写下铭文一首,其词曰:
“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这段文字缠绵悱恻,沉痛哀婉,读之令人肠断,掩卷遐思,神飞意驰,不能自已。以致许久之后,还常常翻阅,心默诵之,既长太息于其情不可灭,又有感于金庸先生文字之美。
近日寻[……]

2007/12/06 - - 1 条评论

购书二册,《中国雕塑史》及《中国建筑史》,作者是梁思成。这两本书想买很久了,终于如愿以偿。上中学的时候,理想是把自己培养成百科全书式的人,现在看来,无异于做春秋大梦。那时候喜欢给自己列计划表,什么时候学音乐,什么时候学绘画,什么时候学书法……,时至今日,却一事无成。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时间和青春就在“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的拖延中蹉跎了。我不是板起面孔装腔作势的感叹,而是确确实实感觉到时光在流逝,二十岁、三十岁……,昨日一少年,忽忽近三十。上中学时,也曾将雕塑和建筑列入我那永不会实现的计划,所以才由这两本书引发这些叹息。

梁任公启超有两位夫人,育有子女九人,其中有大成就者四人:梁思[……]

2007/12/04 - - 2 条评论

就想这么走走。海口的夜晚,没有习习地凉风,日间的暑气,毫不退却的弥漫着,与月光纠缠不清。霓虹灯在各个角落绽放,五颜六色,异彩纷呈。美容院特价脚部按摩,10元一钟,门口站着姹紫嫣红的美眉;咖啡屋鳞次栉比,泛滥着据说来自台湾的泡沫红茶和本地产的“白白嫩嫩”的椰子汁;大街小巷、犄角旮旯摆着炭烤生蚝的摊子,与烤羊肉、烤鱿鱼平分秋色。生蚝是我喜爱的食物之一,忍不住多瞅几眼,馋涎欲滴而终于忍住。穿过嘈杂的服装夜市,迎面而来的是一群终于下班回家的营业员,她们都穿着蓝白相间的衬衫,下身是深蓝色半裙,尤其妩媚的是,大多都脚蹬平底黑布鞋,我总觉得年轻女子穿这样的鞋,别俱一般袅娜之态。附近有个电脑市场,本想去翻翻盗[……]

又来报书账了。近日购得山东友谊出版社“古名城文化丛书”中的两册,一是《东京梦华录》,一是《扬州画舫录》。这两本书在历代野史杂记中可谓大名鼎鼎了,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东京梦华录》竟只有短短七万多字,开始还以为是删节本呢。看看公元十二世纪时的北宋都城,繁华似锦,如今却深埋黄土之下!手头正好有几期《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内有一期就谈到河南开封“城摞城”的历史变迁,谁会想到,现今的开封城下居然层叠着六座古代城池,其中三座是国都!

《扬州画舫录》成书于清乾隆年间,东南第一州的繁华富庶奢侈,尽在此书。翻出《扬州十日记》来一对照,时间才过去区区数十年,大屠杀的痕迹已荡然无存,当时满清屠城,可是足足杀了八十万[……]

2007/11/09 - - 0 条评论

紫禁城里最著名的井,当然要数敬事房东边的“珍妃井”了。一般的说法是,珍妃之所以触怒太后老佛爷,是因为她不遗余力的赞襄光绪帝施行变法,鼓励他乾纲独断,与太后分庭抗礼。庚子之乱,八国联军即将打进北京城,此时珍妃已在西二长街百子门内牢院中囚禁六年,就在慈禧仓皇“西狩”前夕,托宫女带信给姐姐瑾妃,让她无论如何想办法留住皇帝在京主持大局。言外之意是可借机摆脱太后控制,收回权柄。谁知所托非人,信件落入二总管崔玉贵之手,转呈慈禧。于是慈禧盛怒之下,令其自尽,珍妃不从,才由崔玉贵将她沉入井中。

著书与读史者对光绪帝和珍妃历来是持同情态度的,一边挞伐慈禧的霸道与残忍,一边为那对有情人欷歔叹惋。但这里有一个问题[……]

造物虚生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