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啦!什么时候拔草呢?
2007/09/20 - - 0 条评论

所谓“穷家门”,就是俗话说的“丐帮”,又称“穷家行”。世上三百六十行,讨饭也算是一门正经的行当;中国的传统,每个行业都有一个相应的同业协会,做鞋子的有“双线行会”,怀庆药商有“覃怀药王庙”,“穷家门”就相当于乞丐的行会。根据地域的不同,“穷家门”也有很多派别,主要是以所祭祀的祖师不同为区别,分为奉范丹为祖的“范家门”、奉江南康花子为祖的“康家门”、奉宋仁宗母后李后娘娘为祖的“李家门”、奉后唐穷秀才高文举为祖的“高家门”等。

“范家门”的祖师范丹,据说是春秋时期的人。孔子周游列国,路上绝了粮草,百般无奈之下向范丹乞借,范丹说行啊,可是你以后怎么还给我呢?孔子便向他许诺,天下读书人都是他孔老二的[……]

2007/09/19 - - 2 条评论

夜读的习惯,由来已久。昏灯一盏,青卷在握,足了一宵。
昨夜读袁宏道致李子髯函,中有“每见无寄之人,终日忙忙,如有所失、无事而忧,对景不乐,即自家亦不知是何缘故,这便是一座活地狱……”之语,不禁会心一笑。人情必有所寄,方能心安理得,怡然自乐。人生在世,不过数十年光景,虽短暂,若不会打发,却也会变得漫漫如无尽期的苦刑。故人情必有所寄,达人寄于市,旷人寄于隐,幽人寄于思,俊人寄于乐;有人寄情于斗鸡走马,有人寄情于灯红酒绿,有人寄情于翰墨书香,有人寄情于寻奇觅胜,皆情有所寄也。唯有一种无寄之人,只知衣食二字,酒足饭饱之余,不知人间尚有其它乐事,浑浑噩噩,百无聊赖,只觉生而为人,无趣至极,恨不能“死便埋[……]

2007/09/18 - - 0 条评论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非常古怪,从来不过问庙里杂七杂八的琐事,也很少跟其他和尚打交道,一天到晚就知道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喝酒。可他喝的并不是闷酒,其他和尚经过他房外,总是听到里面乒乒乓乓大呼小叫的,热闹非凡。咦,奇怪啊,屋子里不是只有那老和尚自己一个人吗,怎么这么吵?莫非闹鬼!虽说子不语怪力乱神,但和尚们还是好奇难耐。有个胆大的,舐湿了窗纸,破成一个小洞,凑眼去看。这一看不要紧,直唬得目瞪口呆。只见那老和尚十指之间跃出十道白光,窜入半空,化为十柄利剑,往来飞舞,回旋激荡。老和尚一边观剑,一边饮酒,看到精彩处,击节大笑,声震屋宇。须臾酒尽,老和尚伸出手,十剑又飞回指间,消于无[……]

2007/09/16 - - 11 条评论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
始皇帝驱虎狼之师,东进中原,横扫天下,吞灭六国,威加海内,不可一世。然而人的血肉之躯毕竟会溃烂腐朽,如今秦陵中穿越两千年的沉埋,光芒依旧的,却是一把把青铜铸就的秦剑!《释名》曰:“剑,检也,所以防检非常也。”可见剑之为兵器,主要用于近身防卫。而秦剑显然不能纳入这个范畴,从其90余厘米的长度看,当是秦国步兵的主要作战武器之一。秦剑窄而长,剑身最宽处仅3厘米余,以这种宽度支撑90余厘米的长度,以青铜质地之易折,既要具备良好的刺杀力,又要经久耐用,无疑需要极高的工艺水准。中国的青铜兵器,很早即已运用合金技术,各种兵器以用途之不同,合金比例也有一定差[……]

2007/09/14 - - 3 条评论

镖局之始,渺茫难考。今人卫聚贤所著《山西票号史》称,镖局之鼻祖,乃山西人神拳张黑五,所设镖局字号“兴隆”,在北京前门外大街,创立时间为清乾隆年间。也有人说,镖局走镖,高唱“合吾”的趟子,便是取“黑五”之谐音,以资纪念。更有人从“镖”字解释开去,说是左“金”右“票”,正合了镖局为山西票号服务的创立宗旨。上述观点,聊备一说,考诸野史,却有未谛。清人褚人获在其所著《坚瓠集》中曾提到,在明朝正德年间,民间出现一种名为“打行”的组织,到了万历朝,逐渐盛行于各大城市。“打行”在市肆公开挂牌营业,其标志是一个拳头图案,悬于门首,名为“铁拳头”。“打行”纠结武夫,专为行旅客商,富豪人家提供“保镖”服务,与后世[……]

2007/09/14 - - 4 条评论

千古风流人物早已被大浪淘尽,后人偶尔临风凭吊,却多了几分时过境迁之后的绮思旖念。“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杜牧的这两句诗,不知是缅怀周公瑾赤壁之战时的雄姿英发,还是惋惜曹阿瞒终于美梦成空?也许他心中暗想,假若玉体生香、天资国色的二乔在美轮美奂的铜雀台上翩然起舞,柔歌轻袅,“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曹阿瞒的灵魂该陶醉到直上重霄九了,而陈思王的《铜雀台赋》,又该是一篇怎样的缠绵华章!可是,他哪里知道,如果没有了“曲有误,周郎顾”的周瑜周公瑾,小乔便有万种风情,更与何人诉?

纵观东汉末年,群雄并起,广揽天下豪杰,人才辈出,各领一时之风骚,然而细数过去,如周瑜般聪明秀出、胆力过人的[……]

造物虚生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