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啦!什么时候拔草呢?
2007/09/16 - - 11 条评论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
始皇帝驱虎狼之师,东进中原,横扫天下,吞灭六国,威加海内,不可一世。然而人的血肉之躯毕竟会溃烂腐朽,如今秦陵中穿越两千年的沉埋,光芒依旧的,却是一把把青铜铸就的秦剑!《释名》曰:“剑,检也,所以防检非常也。”可见剑之为兵器,主要用于近身防卫。而秦剑显然不能纳入这个范畴,从其90余厘米的长度看,当是秦国步兵的主要作战武器之一。秦剑窄而长,剑身最宽处仅3厘米余,以这种宽度支撑90余厘米的长度,以青铜质地之易折,既要具备良好的刺杀力,又要经久耐用,无疑需要极高的工艺水准。中国的青铜兵器,很早即已运用合金技术,各种兵器以用途之不同,合金比例也有一定差[……]

2007/09/14 - - 3 条评论

镖局之始,渺茫难考。今人卫聚贤所著《山西票号史》称,镖局之鼻祖,乃山西人神拳张黑五,所设镖局字号“兴隆”,在北京前门外大街,创立时间为清乾隆年间。也有人说,镖局走镖,高唱“合吾”的趟子,便是取“黑五”之谐音,以资纪念。更有人从“镖”字解释开去,说是左“金”右“票”,正合了镖局为山西票号服务的创立宗旨。上述观点,聊备一说,考诸野史,却有未谛。清人褚人获在其所著《坚瓠集》中曾提到,在明朝正德年间,民间出现一种名为“打行”的组织,到了万历朝,逐渐盛行于各大城市。“打行”在市肆公开挂牌营业,其标志是一个拳头图案,悬于门首,名为“铁拳头”。“打行”纠结武夫,专为行旅客商,富豪人家提供“保镖”服务,与后世[……]

2007/09/14 - - 4 条评论

千古风流人物早已被大浪淘尽,后人偶尔临风凭吊,却多了几分时过境迁之后的绮思旖念。“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杜牧的这两句诗,不知是缅怀周公瑾赤壁之战时的雄姿英发,还是惋惜曹阿瞒终于美梦成空?也许他心中暗想,假若玉体生香、天资国色的二乔在美轮美奂的铜雀台上翩然起舞,柔歌轻袅,“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曹阿瞒的灵魂该陶醉到直上重霄九了,而陈思王的《铜雀台赋》,又该是一篇怎样的缠绵华章!可是,他哪里知道,如果没有了“曲有误,周郎顾”的周瑜周公瑾,小乔便有万种风情,更与何人诉?

纵观东汉末年,群雄并起,广揽天下豪杰,人才辈出,各领一时之风骚,然而细数过去,如周瑜般聪明秀出、胆力过人的[……]

造物虚生之人